◈ 第1章 朱祁鎮王振至尊帝王套餐

第2章 樊忠朱祁鎮土木堡

「皇上操勞過度,現在還在睡着,樊將軍稍後再來吧!」

「王公公,不能再等了啊,將士們掘地兩丈無水,早已焦渴難耐,若是再不想辦法,恐生嘩變!」

「水,水……」

這時候,睡夢中的朱祁鎮翻了個身,閉着眼說道:「渴死了,拿瓶水來啊!」

「皇上醒了!」王振趕忙吩咐道,「快取水來!」

早有小宦官取了牛皮水袋,王振接過來,滿臉殷切的遞到朱祁鎮嘴邊。

朱祁鎮咕嘟咕嘟喝了幾口,嘟囔道:「什麼味啊,你這水過期了吧……」

說完之後,翻了個身,又睡了。

王振有些茫然,什麼叫過期了?

大軍已經斷水兩日,僅有的水都給你留着,怎麼還過期了?

他拿着水袋嗅了嗅,沒問題啊,都是這個味啊!

禁衛統領樊忠趁機衝上去,抓着朱祁鎮的胳膊用力搖晃,說道:「皇上,大軍已經……」

「不是跟你說了嘛,先按腳!」

樊忠直接傻了,先按腳,什麼意思?

王振也呆住了,但是他馬上反應過來,滿臉殷切道:「看來皇上是累壞了,奴婢給皇上按腳!」

說著話,輕輕捏了捏朱祁鎮的腳心,小心翼翼地問道:「是……這樣嗎?」

朱祁鎮一個機靈坐起來,不滿道:「你會不會按……啊?」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四十多歲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還有一名三十多歲,膚色白皙,看起來不男不女的傢伙。

這年頭,技師行業都這麼卷了嗎?

想起來了,昨晚好像點了個至尊帝王套餐,說是什麼享受皇帝般的待遇。

可是,怎麼感覺哪裡不對……

「皇上!」樊忠直接跪倒在地,「大軍已經斷水斷糧,形勢十分不利,不能再等下去了!」

王振在一旁陰陽怪氣地說道:「樊將軍,休要危言聳聽,前方十五里就是永定河,命令大軍向南轉移就是了。」

此時,朱祁鎮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昨晚喝的是假酒嗎?我是不是還在做夢?

突然間,腦海里記憶翻滾,朱祁鎮懵逼了。

那個前台小妹沒有騙人,帝王至尊套餐,真的可以享受皇帝般的待遇!

眼下自己穿越成了大明朝第六代皇帝,年號正統,被後世稱為大明戰神的朱祁鎮!

當皇帝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終極夢想,可偏偏命運弄人,因為這個地方叫……土木堡!

這一年,朱祁鎮剛滿二十歲,幻想着和朱元璋和朱棣一樣征戰天下。

而此時北方瓦剌日益強大,不斷出兵襲擾大同、宣府等邊境重鎮。

於是在太監王振的煽動下,朱祁鎮帶了匆匆召集起來的二十萬大軍,對外宣稱五十萬,開始了御駕親征之路。

我大明威震四海,小小瓦剌,怕他不成?

結果,在土木堡,二十萬大軍全部白送,皇帝更是成了階下囚。

獲得了大明戰神、叫門天子、瓦剌留學生……諸如此類的榮譽稱號….

無語子,要穿越為什麼不早一點,非要趕在這個節骨眼上!

朱祁鎮胸口已經開始隱隱作痛。

開局就是地獄模式,這還怎麼玩?

樊忠此時神色焦急,說道:「皇上,不能再等了,現在應立即下旨……」

「樊將軍,你僭越了!」

王振打斷他,用自己那獨特而尖銳的嗓門說道,「皇上該如何下旨,還需要你來指手畫腳嗎?」

這時候,朱祁鎮從床上站起身來,向王振招了招手。

王振趕忙走前兩步:「皇上,您有什麼吩咐?」

朱祁鎮伸手揉着前額說道:「你來說說,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此言一出,樊忠頓時感覺到大失所望。

都這個時候了,皇上還如此信任王振,照這樣下去,大明三代人的努力恐要毀於一旦!

王振神色恭敬道:「有皇上在,奴婢不敢自作主張。」

一邊說著話,還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旁邊的樊忠,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

「無妨,朕讓你說!」

王振心中暗暗得意,這個年輕天子能有什麼主意,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瓦剌使臣帶來消息,稱太師也先願意與我軍議和。

為表誠意,已經下令撤退三十里。

奴婢以為,皇上可以下旨向南移營,先到永定河取水,整頓之後,便可返京。」

樊忠大急道:「皇上,不能議和,這是也先的詭計!」

王振陰陽怪氣道:「樊將軍,做好你的本分!」

樊忠一張老臉憋的通紅,正要發作,卻見朱祁鎮沖他壓了壓手,然後上前一步,來到王振身前。

往手掌心啐了一口唾沫,雙掌交互摩擦。

王振不解其意,問道:「皇上,您這是……」

「站好別動,抬起頭來!」

王振趕忙乖乖閉嘴,帶着一臉的諂笑,微微抬起頭。

「抬高點!」

「奴婢……不敢!」

在這個時代,直視天顏可視為謀反,無論多麼尊貴的大臣,跟皇上說話都要低着頭。

王振雖然嘴上說著不敢,可心中卻十分珍惜這份殊榮,小心翼翼將頭抬高

然後……好像情況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皇上眼中充滿了仇恨的怒火?

下一秒,朱祁鎮掄圓了一巴掌呼在他臉上。

啪!

這一掌清脆而響亮,頗有餘音繞樑之意境。

王振直接被打蒙了,腳下一軟,摔倒在地,哇地吐出一大口血,其中還夾雜着一顆帶血的牙齒。

「奴婢萬死……」

王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本能地爬起來,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朱祁鎮甚至都不願意多看他一眼,語氣冰冷道:「滾出去!」

「是,是……」王振整個人都傻了。

他是看着朱祁鎮長大的,這麼多年來,還從未見過像今天這樣殺人般的眼神,嚇得他哆哆嗦嗦跪着向外爬。

「回來!」

王振還以為朱祁鎮改變了心意,心中竊喜道:「是!」

「立刻召集所有將領來帳前議事,商討作戰方案!」

「奴婢遵旨!」

王振又磕了個頭,滿臉失落之色,跌跌撞撞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