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運之人, 天運之人,第2章 夢中在線免費閱讀_瑪蒂小說
◈ 天運之人,第1章 屠村在線免費閱讀

天運之人,第2章 夢中在線免費閱讀

「叮,叮,叮。」幾聲清脆地打鐵的聲音陸續傳出,一個40歲左右,皮膚黝黑,面部有數道傷疤,臉上有些憔悴的中年大漢遊刃有餘地打着手中炭火燒的通紅的烙鐵。

卧室內一個五六歲的少年被源源不斷的噪音吵的輾轉反側。突然一個同樣五六歲的少年衝進屋內床邊「龍飛,龍飛。起床了,鐵蛋、二娃、四猴……他們都到齊了就等你了。快起床,快起床。」一邊推搡着一邊大喊大叫着。床上少年不耐煩地緩緩坐起,一邊揉着眼睛一邊打着哈欠「別晃了,別晃了,狗蛋。起來了。他們怎麼這麼快?我還沒睡夠呢。」

少年略微有些不滿地說道。這個小孩子一頭白髮,五官端正,面容清秀,左紅右藍的異瞳散發著他這個年齡該有的清澈。

龍飛穿上衣服和狗蛋一起狂奔出去。大漢看到他倆放下手中的活,微微一笑擦了擦臉頰上的汗珠招手說道:慢點,午飯前記得回來吃飯。」說完。,就繼續埋頭苦幹。彷彿一個慈祥的老父親

他叫龍飛是並不是這位大漢的孩子是被這位大漢從蠻荒里撿來的。這位大漢名叫龍剛」 據他所說當時他從蠻荒中獵殺歸來,的路正在歸來的路上,突然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便停下來尋找,果真在草叢中找到了一名嬰兒。不知他從何而來?為什麼在蠻荒之中?又是誰如此狠心將一位襁褓中的嬰兒丟棄在蠻荒之中。這個嬰兒還好運氣好沒有被野獸吃掉,龍剛於心不忍便將這位嬰兒撿了回來。

他們生活的地方叫邊荒庄。處在西北大陸越天國西部的,緊挨一處蠻荒界域。他們家處在村裡西邊。是村裡唯一一個鐵匠鋪,龍剛則是村裡唯一一位鐵匠。手藝非常不錯,只要是經他手段造的農具村民無一不是讚不絕口。

但他似乎不是普通人,大約五六年前突然出現,身邊帶着一個嬰兒,在村西頭開了這間鐵匠鋪。村有些人曾問他從哪裡,但他對自己的過往一直是吞吞吐吐,遮遮掩掩,不肯向他人透露分毫,村民見此便也不再多問。

龍飛雖然是他撿來的,但他視龍飛為己出,本想等他長大就將自己的一身本領全都傳授給他,讓他繼承自己的衣缽,再幫他娶個媳婦等他們生了大胖小子自己就幫他們帶孩子,可不想造化弄人。

夕陽漸漸落下,黑暗吞噬着大地,天邊地晚霞也消失在遠處的天際。夜深了,暗流涌動。 龍剛並沒有睡覺,而是在閉目打坐,突然他猛然地睜開了雙目。神色有些慌張,他下床將一旁熟睡的龍飛一手抱起,衝著物理角落緩緩走去。只見他掀開地毯,地毯下有一塊和周圍石頭地板顯得格格不入的深色木板,他掀開木板,下方有一個約五米長的梯子。他順着梯子緩緩往下爬,下面居然一間地下室。這個地下室不大只有五平方米。龍剛將自己懷裡睡眼蓬鬆的龍飛放到地下室的角落。

龍飛揉了揉自己雙眼,看了看四周陌生的環境,「這是哪呀大叔?你大半夜不睡覺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他打了個哈欠不解的問道。

他並沒有理會而是自顧自的緩緩後退,只見他手中突然靈光一閃居然憑空出現了一個比巴掌大一圈的白色圓盤,圓盤中間有一個開關。龍剛按下開關他和龍飛之間產生了一道淡藍色的透明光幕將兩人隔絕開來。龍飛看到這一幕也是直接站了起來趴在了光幕上問道:「大叔你這是幹什麼呀?這又是什麼?你把我關起來幹什麼嘛?」龍剛靈光一閃變出了一本厚書和自己腰間的一個袋子直接透過光慕一起丟給了龍飛。「別發出聲音,這個陣法應該可以隱藏起來,好好活下去。」龍剛神情凝重的說道。隨後眨眼間便消失在了龍飛眼前,只留下他一人再次手足無策。

另一邊地面上兩名中年男子並肩站立在空中。其中一名身穿藍衣袍,方臉,面容普通的男子隨意的抬手向下方發射出了一發拳頭大小的火球,凡是火球所經過的房屋全部爆炸開來。

另一旁身穿黃袍,馬臉,小眼睛的男子也不甘示弱隨手發射出說發火球分別衝著不同的方向疾馳而去。

一時間整個村子火光衝天,哀嚎不斷。

藍袍男子面無表情的轉頭向一旁馬臉男子說道:「方兄之實在是沒想到這龍剛居然藏在這種窮鄉僻壤可實在是讓我二人好找阿。等過一會殺了龍剛拿到那件東西你我二人必定好處不少」

「古兄說的是,不過那件東西的誘惑實在是不小,拿回去先給大人肯定重重有賞。」黃袍男子露出一臉貪婪之色說道。

突然間一道銀色身影在他們兩人身前十米處出現,那道身影正是龍剛,龍剛手持一把泛着銀色電流的鐵鎚。

「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不知金皇還是對龍某念念不忘還是對那件東西念念不忘呢?」龍剛一臉譏諷地疑問道。

「金皇大人只要那件東西,只要你把那件東西交出來,我二人轉頭就走。」藍袍男子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件東西不在我身上,在哪裡你二人永遠不會知道。唯有一戰了!」龍剛說道。「你一個洞天初期想殺我們兩個洞天中期,我看你還是別白日做夢了。」黃袍男子一臉不屑。一旁的藍袍男子嘴角也微微上揚了一點弧度,顯然是憋不住笑了。

兩個時辰後。龍剛躺在地上身旁站着剛才兩位男子,果然以他的境界終究還是輸了,整個村子的人也都在剛剛的戰鬥中死去了。

「那件東西果然不在他身上,他身上除了這一件他自己的本命法寶連儲物袋都沒有,那件東西究竟去哪了!就算掘地三尺,就算屠盡村裡每一個人,每一條狗也要把它給我找到!」藍袍男子暴怒道,周身散發著恐怖的氣息,讓人心生恐懼。

就在這時一名白髮少年手裡拿着銀色一個銀色儲物袋和一本厚書出現在兩位男子身後,正是隨着龍剛死去從陣法禁制中逃出來的龍飛。他一臉懵逼的看着身前的兩位男子,兩位男子幾乎同時轉過身來一臉壞笑的看着眼前如同螻蟻一般的少年,他們二人明白那件東西十有八九就在這個少年手中的銀色儲物袋中了。

黃袍男子眼睛衝著這個少年一瞪,少年一與之對視,感到眼前天旋地轉雙眼一黑,暈了過去,二人望了望暈倒的少年彼此之間對視一眼,雙目之中儘是貪婪之色,看來是準備殺人奪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