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盛寵天下不良醫妃要休夫免費 第6章_瑪蒂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是夜。

昏暗的光線下,燕回矗立在窗戶前,任由灌入的冷風吹打在臉上,似乎只有這般,她才能夠清醒的看待如今局面。

她儘管心有不甘,也來到了北疆之地,此行的目的就是出嫁。

想到白日中那高如山屹的男人,燕回幽暗的眼眸好似有什麼東西閃過一般。

那就是,她不遠萬里嫁的、夫君。

正是燕回出神之時,驛館大門被誰給打開,她回神往下方看去。

夜風濃烈,暗紫身影閑閑的出現在燕回的視線中,她的目光緊緊的鎖在那暗紫身影上。

李蘇彧感覺到了那道目光,回眸便往那道視線方向看去。

倦倦夜風亂於耳畔,窗戶前,少女的模樣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格外的顯眼。

暗淡的夜晚,燕回並沒有閃躲,直直的撞上男人的視線。

李蘇彧眉峰微蹙,他從收到汴京傳來的消息,心裏就對這個並非王家女兒的女子抱着一種蔑視的態度。

就如同王家敢蔑視先帝的賜婚一般。

「將軍睡不着嗎?」燕回一雙眼放在他臉上,似老友般問道。

李蘇彧對上那幽幽的眼,心跳竟猛地快了一拍,唇角微挑:「燕姑娘是不習慣這荒僻之地?」

燕回琢磨着李蘇彧話中的深意,沉吟片刻後,她淺笑:「還好,這北境也沒有帝京那些人說的那麼不堪。」

李蘇彧眉宇間閃過一絲清冷,原本想好的怎麼處理從帝京來的這個女子,沒想到見到真人後,竟升起了一抹複雜之意。

至於到底複雜什麼,他也沒有深想。

「早些休息。」

年輕男人丟下這句話後,就轉身消失在夜色里。

燕回收斂眉間的探究,眸中的神情淡在黑暗中,恢復了平靜。

李蘇彧比她想像中還要難接觸,那雙銳利的眼睛好似能窺探任何人的內心一般,是一個城府極深的人。

並非傳言中,五大三粗只知道打仗的莽夫。

——

次日一早。

歲秋替燕回梳妝完畢後,趙遲便來敲門。

趙遲一看打開房門的歲秋:「歲秋姑娘,今日啟程可好?將軍昨夜就回了鄆城,提前抵達鄆城安排好迎接二嫂的事情。」

歲秋挑眉:「我問問姑娘。」

趙遲還沒來得及反應,房門砰的一聲被關上。

隨即房中響起歲秋的聲音。

「姑娘,那趙小哥說能不能今日啟程前往鄆城。」

「可以。」

門外的趙遲一聽,滿意極了,雖然這二嫂不平易近人,但好像也不是那麼刁難人。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驛館外浩浩蕩蕩的一行人又開始趕路。

——

鄆城是北境之首的城池,城外相隔十里,就是李家軍營。

遠遠望去,鄆城四周蒼茫,猶如一座古城氣勢攝人。

燕回看着那磅礴的古城,一張臉籠罩在複雜的情緒中。

進入鄆城後。

沒有直接前往李家,而是被趙遲安排到了李家事先安排好的酒樓。

從帝京而來的隊伍,到底還是在這鄆城掀起不少漣漪。

傍晚時分。

趙遲從李家離開後就急匆匆來到酒樓中。

叩叩……

歲秋見狀:「趙小哥,你臉色怎如此難看?」

「歲秋姑娘,燕姑娘可有空?」趙遲有些緊張的問道。

歲秋細聲回應:「奴婢去問問。」

剛轉身就見燕回起身朝着房門走來。

趙遲見狀,立即抱拳相告:「燕姑娘,因李、王兩家有婚約在身,所以咱們老太太讓在下來向姑娘取當年李家給王家的信物。」

趙遲連說,連把揣在懷中的錦盒拿出來:「這是當年王家給李家的信物,還請燕姑娘過目。」

燕回有一瞬間覺得這場面滑稽又搞笑,本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偏偏她在這裡受辱。

明明官家的旨意已抵達李家,偏還要來她這裡取信物。

這不就是表明,她是假的嗎?

「歲秋,去把信物拿出來。」燕回淡聲道。

趙遲心裏很過意不去,但奈何是官家與王家先不對,李家也只能這麼做。

「趙將軍,若李家想反悔這門親事,我是沒有意見的,我既不姓王也與這場婚約毫不相關,無非是成為執棋人手中的棋子罷了,若李家敢因此番反抗一遭,小女子我也會高看李家一分,但若李家要因官家的刁難而遷怒與我,不好意思,我燕回也不是吃素的。」

鏘勁有力的聲音剛好落入趕來的年輕男人耳中。

趙遲正是因燕回的這番話不知該回什麼的時候,就看到救星來了,他喊了一聲:「二哥!你總算來了!」

燕回的視線中出現一雙黑色官靴,盔甲遮掩從小腿蔓延到腰際,往上,圓領衣襟處金絲秀着的紋路內斂又張揚,一截脖頸頎長,暗影里的喉結突起。

再往上,是稜角分明的下頜。

昏黃的光線下,年輕男人雙眸幽冷又銳利逼人。

他說:「李家刁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