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7 章 奇妙之旅(7)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8 章 奇妙之旅(8)在線免費閱讀

創世神大人跟許華鑫講解一下,這個國家的起因跟結果這個諸侯王作亂也是有一定的因素的。

並不能夠只怪那個圓身體的主人他父親的膜的人用他們,畢竟在那種時間點啟用,這些諸侯王也是一個被逼無奈的選擇。

而且那個時候他們做的的確是可圈可點的,並沒有什麼可以讓別人詬病的地方,所以說讓他們來參與這個國家的管理,也是被逼無奈的選擇,畢竟那些自己提拔的官員們都不給力。

而且加上這些諸侯王們打仗的時候特別的勇猛那些士兵的戰鬥力,比起朝廷派出的軍隊戰鬥力又強得多,而且這個朝廷的軍隊讓他們領導完之後就變得更加強大了,這也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選擇。

徐華鑫梅表示說這種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但是這個圓身體的主人,也就是那個時代的皇帝陛下沒有想過一個道理,那就是養虎為患剛開始的制約做了是非常完美的。

畢竟只有一個軍事指揮權和沒有人是真兵且跟財產權的話,單純有一支這麼強大的軍隊實力,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畢竟這支軍隊只是實際上有你在操控。

但是名義上還是皇帝的不對,你只要說他們的薪水欠着沒有發的話,皇帝那邊隨便一招手,他們這些人就都跑過去了,絕對不會跟你賣命的,畢竟就算是跟你賣命的話。

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他們就不會說看不懂這一點所以如果說你敢跟皇帝作對的話,他們肯定是站在皇帝的那一邊,所以這次軍隊的話,說到底這些諸侯我們只有指揮。

他們跟外邊的力量打仗的權利,如果想要他用它來找我的話,目前還遠遠不夠,除非他們可以給這些針對的是屏文一種難以拒絕的好處,讓他們知道說跟着自己的話可以得到的更多可以比皇帝給他們的還要更多。

而且還得給他們一個正當的理由,讓他們背棄心中的理想,選擇跟皇帝他們做對,畢竟這些人之所以來到這個邊疆的地區也都是朝廷的品牌,他們來的他們一開始加入了軍隊有多少朝廷的軍隊一開始的。

也都是這些封疆大吏,而不是這些諸侯王們這些諸侯只是後期才加入的而且說實話,他們的統治的確是比那些所謂的高級官員要更加得好。

而且他們得到了一些資金都會毫無保留的,放在這些士兵們的身上還有一些將領,他們比起之前跟隨那些封疆大吏的時候得到的要多得多,只要是在戰場上面可以表現優秀的升官發財都不是什麼夢想。

而且這些諸侯王在戰爭結束之後都會按照那些士兵的實際情況把他們的做帳遇到的事情都彙報給上面的朝廷,我知道,然後會按照他們的貢獻發放獎勵也是讓他們這些士兵感覺到非常的感動。

畢竟之前跟着那個所謂的高級官員是沒有這個東西的,每次所有的獎勵都會被他一個人給獨吞了,像這些普通的食品是得不到任何的好處的而且如果說打仗失敗了的話。

還會拉他們出去頂嘴說是因為他們作戰不力才會導致說這場戰鬥的失敗,導致那個時候的自己其實已經很努力了,基本上等到那些統帥門將自己撤退的時候自己才會撤退,而且沒有什麼太大的必要說這麼快就撤退。

畢竟那些中小型國家的實力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強,其實很容易對付的,只要是頂住他們的第一波進攻的話,他們就會有些後背無力了。基本上就沒有辦法組織新一波的進攻。

這就是那些中小型國家的局限性,他們的物資跟不上也無妨有非常好的,不急玩玩第一波進攻是最為強大的,然後也很男主之妻。

接下來的像樣攻擊只能夠被這些大型的勢力所逐不得擊敗,這就是他們的命運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解決辦法,但是像是這些諸侯王們也是那種,突然間就加入到攻擊的時候。

等到這些中小型勢力沒有辦法阻止其像樣的攻擊的時候,利用這個瞬間他們的軍隊利用這個縫隙,把這些中小型國家的軍隊也是打得潰不成軍。

往往都會損失非常大的傷害,接下來面對他們的進攻,也有些無能為力了,所以也就很快的就被打回去。其實這些傢伙說不難對付,其實也不算特別難對付,只是之前的地方敢關門,把這件事情當作自己的搖錢樹,不想儘力而為罷了。

只想把時間拖得更遠,一些貨是說把戰況弄的更加膠着一些仰口為患就是這個道理,特別是他們覺得說等到這些東西變得更加複雜了之後就可以獲取更大的利益,畢竟只有讓這個戰鬥的結果顯得更加的不利於他們這個大型的國家。

他們向朝廷要更多的支持才有更好的理由,不然的話,他們也知道說,這個國家的財政力量已經不比之前了,這幾年的天災人禍都很多,而且單位皇帝陛下把很多錢都用在了一些。修建有利於人民的一些場所當中,這部分錢都被花得差不多了。

所以如果說他們想要獲得更多的金錢的話,其實難度也不小,思來想去之後,只能夠用這部分中小型國家作為幌子,然後跟軍隊們說一下戰鬥的時候不要太過用心用力,以這個事情為借口,以此來討要好處。

所以那位原來的皇帝陛下在萬般無奈的時候也只能夠給這些相對還比較忠心耿耿的諸侯王更大的權力,一開始只是一部分的人事權。

到後面整個軍隊的任命都交給了他,所以說這支地方軍隊其實就是他的私人武裝,他可以決定當中的所有事情,包括隨着怎麼降臨,所以朝廷那邊派過去的將領都被排斥和是說都被莫名其妙的。

暫時在沙場空出來的位置之後都有這些煮好我們的幸福,接着這些新服也是非常的開心,畢竟他們就算在那裡做一輩子都無法做到什麼軍隊統領的位置,畢竟這是地位所限制的,但是現在他們有了非常大的權利,而且還獲得了比之前不知道厲害多少倍的好處也讓他們感恩戴德,他們認為說這一切都是出好玩帶給他們的,他們跟着做好玩。

真的是跟對了這個組合玩都非常有他們的心思覺得說跟着他一定可以喝酒吃肉的,他們忘記做這一切都是這個皇帝陛下賜予的這樣說,他們笑中的不再是皇帝了合適諸侯王自己估計有些諸侯王文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有這種心思。

畢竟雙方的實力差距還是蠻大的,憑藉自己手中這點軍隊根本就不屬於跟朝廷的軍隊對抗舟山市朝廷的軍隊實力太差給人數的優勢也不是自己所能夠對看得聊的,但是給了他們這些地方軍隊之後讓他們看到了這件事情的希望。

特別是隨着皇帝對他們的信任,與日俱增,他們的野心也就慢慢地膨脹了起來,只能說自己遲早有一天可以奪取這個國家的權力。

然後由自己的子孫來擔任這個最高統治者的地位,等到人身體主人的父親生命的後期他已經慢慢地察覺到了這些組合我們的不臣之心也為自己的決定感到懊悔,但是那個時候的他已經是無能為力了,畢竟那個時候的諸侯玩的實力加起來。

已經是超過了整個朝廷這邊的軍事力量,因為他們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關係,如果說自己無緣無故就出手對付其中一個諸侯王的話,我一定會引起其他諸侯王的的士打出各種理由直接擺明了要造反,那到時候整個天下就都亂了套了,那些百姓們也會生活的苦不堪言。

這是他說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畢竟現在的這些諸侯王表面上還是忠於整個朝廷的,對他的話也是畢恭畢敬的人,是他也知道說一旦權利擁有過大的話,無論是誰都會產生更大的也行,跟慾望想要壓制下來已經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只是已經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可以處理這件事情只能夠隨波逐流了,他把手中的權力交給這個原身體的主人之後也跟他告誡了這件事情跟他說,一定要好好的想辦法處理這件事情。

而且不要以那種暴力的手段,因為如果讓這些人團結起來的話,吃虧的總歸是他們自己,畢竟周杰倫的話他們的軍隊訓練有素戰鬥力很強,而且這些軍隊完全忠於這個諸侯王**朝廷的話沒有這麼多精力跟財力去應付這種內在鬥爭,最好是能通過一些以德服人的手段。

慢慢地同化其中的幾個大的諸侯王勢力,然後等一些不聽話的再用武力去爭吵給於這些大的組合,王文更大的權利,讓他們也加入到這場,維護整個國家安全的都偵探中但是他忽略了一點事情,那些有野心的狼群是為不保的,無論你給他再多的東西,他都會有更多的想法只會吃更多的肉和不會說覺得這樣就已經是可以了。

肯定是得吃到飽才行的,所以那個原身體的主人一開始也是按照這樣子做的指揮那些相對還比較忠心耿耿的諸侯王們去攻擊。

那些對朝廷不尊敬的小諸侯王,本來覺得說這樣做已經可以了,畢竟這些小的不聽話的諸侯王們也都被消滅掉了。

在一些公開的場合上面反對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少,一開始還覺得說效果不錯,自己的父親真的是高瞻遠矚,按照他的思維來做的話,實在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是後面才發現說根本就不是這一回事,無形之間給了這些大的諸侯王們更大的理由去吞併那些小的諸侯王以此來壯大他們的實力,他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不亞於朝廷了,特別是吞併了這麼多力量之後。

等到他們的時間消化完成這些力量就會變成他們自己的,而不會是成為朝廷的,本來這些小的是你應該是有自己出兵去把他們給收拾掉的,但是又怕說引起這些其他諸侯王文的作業群起而攻之這樣做的話,國家就會徹底亂了套了,那些中小型的國家都不一定會趁虛而入。

所以這個女人身體的主人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但是按照這種情況進行下去的話肯定會產生更多的強大勢力來對抗自己,特別是有一些諸侯王文在勢力強大了之後就完全都忘記了自己的初心也忘記了自己對他們的吩咐,當時在自己面前那種信心滿滿的,保證也都變成了一隻空話,完全都沒有這樣子踐行下去。

一心只想着說取得更大的利益,但是他們的地位已經是僅次於自己了,如果他們想再進一步的話就必須得把自己給推翻了,說句實話,也有一部分中大型的組合,我們這樣子做直接說自己是個昏庸無能的君主,只會給國家打,不信他們自己要作為正義的使者來征討自己奪取這個國家的控制權之類的,也是讓他非常的無語,自己這麼努力做了這麼久的事情。

而且他們的視力都是自己給的,然後自己現在變得這麼十惡不赦了,真的是很諷刺,但是沒辦法也只能夠組織其朝廷的軍隊來對抗這場內亂雖然最後也是取得了勝利,導致被其他各諸侯王趁機佔領了不少的土地收回來的土地也不算多,等到這場戰鬥的最後面有一些諸侯。

我們才姍姍來遲,說自己要幫助皇帝陛下征討一些亂臣賊子,然後趁機出兵把一些為什麼人把手的城池給佔領了,等到了戰鬥結束之後也沒有把這些地方給交出來自己也派遣了,死者讓他們歸還不屬於他們管理的土地,畢竟他們要管理土地的話也是需要得到朝廷這邊的認可的。

如果說朝廷不認可的土地里私自佔有了,那就是等同於造反,本來這位原身體的主人還覺得做這些的應該不敢才對,畢竟現在還不到撕破臉的程度,他們也不會因為這一兩座城池得罪了自己那樣那樣做的話,有些得不償失了,就不怕引起其他人民們的憤怒嗎?畢竟自己還是這個國家的元首啊。

無緣無故就跟自己作對的話,難道真的是那些橙子所能夠做的事情嗎?但是自己有時候想得太過於美好了,像這些人的話,他們根本就無所謂,說還要聽從自己的話,直接就回絕了自己的建議說,自己會帶表國家管理,這些土地讓自己這位皇帝陛下在朝廷當中,安心的享受,不用理會這些繁雜的事情。

他們會代表自己出手的說的比唱的還好聽意思就是一個無論如何這些佔領的城池,他們是不會還的,有什麼意見的話直接用武力手段來奪取氣得那個元身體的主人也是破口大罵,覺得說這些人真的是太過分了死了,現在這種時候就敢說要跟自己完全的撕破臉皮,真的是很有膽量,本來已經組織好了軍隊重新對這些大型的諸侯王勢力進行征討,但是輕點了一下上一次戰鬥損失的兵馬。

再加上俘虜的人員,想不到軍隊的戰鬥力倒是下降了也是非常的無奈,看來朝廷這邊的軍隊由於沒有怎麼經歷過實際的戰爭整個軍隊的戰鬥力,比起那些諸侯王們都差了一大截,在軍事力量跟兵力的情況下,還打不過這些人,或者說損失的比例會嚴重得多,畢竟他們俘虜的人員還是不少的。

可以看得出他們損失的士兵人數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目也是站這些大臣們都體會到了這些諸侯我們的實力一個個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不知道在思考一些什麼,對於皇帝的一些意見,他們也是保持着不置可否的態度也不去得罪那些諸侯王蒙也不去。

怎麼讓實行這個皇帝給予他們的措施,估計想給自己找一條退路吧,而且最麻煩的事好像有一些大臣們還在暗中聯繫這些諸侯王想着說一腳踏兩船等到這些助好,我們的實力更加強大之後如果有什麼不測的話,可以給自己留一條退路。

如果說一個國家都到了這種境地了,那基本上就是離內亂也不遠了,而且也是可以遇見的這種事情。

那些朝廷當中的大宅門見到有一個人這樣子做也紛紛的跟風跟那些組合王八蛋來往也更加的密切,把曹經理面的一些重大的事情都通過一些秘密的手段傳達到了他們的耳朵的中,也是在這個諸侯王們對一些事情有了非常大的應對措施。

假如說皇帝拍一些人下來吃,他一些情報的時候就會表面功夫做得非常得好,畢竟現在這種時候沒必要跟他有什麼太大的衝突,自己還需要慢慢地積攢自己的實力才可以厚積薄發。

最後面一舉拿下這個國家的統治全,但是現在而且還不能跟這個皇帝撕破臉皮跟他撕破臉皮的那些人都已經被他給幹掉了,可以看得出朝廷這邊的軍隊,雖然說力量不是特彆強大,但是的經濟支持,還有一些武器的支持,都不是自己所能夠比擬的。

但是這樣子做的話就會讓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發出一些感慨覺得說這樣的做的話會不太合乎常理,畢竟本來覺得說某些人是非常的不尊重皇帝陛下的。

但是每次查詢到的結果都跟自己的預測有些不一樣,本來這個圓身體的主人還覺得說自己錯怪這些所謂的諸侯王們了,他們好像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忠誠一些但是到後面就發現很是奇怪。

特別是當他那位所謂的兒時好友,把這件事情跟他說了之後,他才恍然大悟,這個何時好友,也是收到了一些朝中的大臣的投名狀,一些朝廷當中的秘密情報,他也是第一時間就能夠知道了這件事情。

不知道他出於什麼樣的考慮,把這些大臣們,一股腦地都給抓了起來,放到了皇帝的身邊讓他處置,皇帝才知道說自己的這個所謂的朝廷,已經完全爛掉了,這些人已經完全不把自己當作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了,還想着說另立門戶腳踏兩條船實在是太可惡了,而且周杰倫的權力還不低,每個月拿到俸祿也不低,甚至比自己還會享受很多人也跟自己反饋過這個情況。

但是自己也不相信,畢竟這些人很多都是他父親的親信,他父親在臨終之前也是跟自己說這些人是值得信任的畢竟這些人其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可以說沒有他父親的知遇之恩的話,就這些人而言,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現在這種這麼高的地位,但是他們完全都忘記了,之前是怎麼上位的,也忘記了。

說自己在最困難的時候是這位皇帝陛下看中了自己的差的,才給自己一個展現自己的舞台,後面可以提拔起來的話也是完全靠着皇帝陛下的賞識,畢竟有能力的人那麼多,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出人頭地的可以說,這位皇帝陛下就是它們的最大貴人在生命當中可以遇到他的話。

可以說是自己的東西,而且周圍心得皇帝陛下尚未之後,對他們的態度也非常的宮頸,覺得說他們非常的效忠自己,所以很多情報都是毫無保留的給他們知道。

他們都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完全不顧整個國家的大局,在一些不應該說話的場合暢所欲言跟這些組合我們同流合污,可以說是想都說這些諸侯王們。

如果可以打敗自己的話,他們的珍貴地位還能夠保持住可以說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鍋里的,吃相非常的難看,也是讓這位皇帝,陛下氣得把這些人都給全部處理掉了。

而且在整個朝廷裏面來了一個比較大的清查活動,搞得也是人心惶惶的,都怕說被這個皇帝陛下清算,然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紛紛的也在互相檢舉說。

這些人當中有某一部分是跟一些諸侯王有什麼聯繫的?有一些人被檢舉出來之後也檢舉了,他的同夥搞了整個朝廷內部的烏煙瘴氣的,大家都在分明的指責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