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5 章 奇妙之旅(5)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6 章 奇妙之旅(6)在線免費閱讀

但是就算這些忠心耿耿的大臣們以死相逼,這個原身體的主人也沒有任何波動,還是一樣的偏執,認為說他的兒時夥伴不會欺騙他。

到後面的結果如何,基本上也已經不需要怎麼多說了,反正的話他的下場是非常慘的,等到他**掉了之後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安葬他,反正這被隨便丟棄到一個野外。

也沒有其他人趕去收留他的屍體,就這樣在野外最終的結果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反正等到有人想去尋找的時候已經完全的找不到任何成績了,可以說應該是被一些野獸給吃掉了。

現在你聽到了整個劇情之後,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感想呢,畢竟你的話也是那種性情中人,你應該也是可以理解這個原來身體的靈魂的吧,畢竟他跟這位所謂的兒時夥伴關係非常得好,在一些其他的諸侯王想要以此針對他的時候,周圍夥伴也是經常挺身而出,維護他的權威,而且還因為這件事情跟很多的諸侯王關係變得非常的差勁,也讓澤偉原來身體的主人非常的感動節奏,因為一系列的舉措才讓他非常相信他覺得說他才是他的真正好朋友把這些權利交給他,他才放心但是到現在了解,如果你也是這麼想的話,那接下來的任務估計會很難實現下去。

創世神大人在任務開始之前都會按照慣例,跟這些實驗這個靈魂強調一下一些注意事項像這個靈魂,他就覺得說他會有一些感覺。

又是在做事情的時候相對會比較信任一些自己覺得不錯的人,而且他進入這個身體當中之後,這個身體的情感也會影響他。

所以他天生對這位沒有見過面的諸侯王,也會有非常大的好感就像他跟這位什麼男神的一樣,如果在地點處理不好的話就會相當的麻煩的。

放心吧,創世神大人,我知道說你是在擔憂什麼,你是覺得說我跟他的性格有些想像的地方睡吧,我相信她在這為什麼時的夥伴,應該是有一些特殊的情感的,應該是有一些超越友誼的關係了吧,但是對於我來說我是分得很清的,就算是我那位男生大人,如果說不是真心待我的話,我也不會做什麼舔狗,我也會馬上離開他我去,反正這個天下這邊的大想找一個真心帶自己的人也不算特別困難吧,何必要在一棵樹上弔死呢,想想也是很沒有必要,所以我雖然可以理解正為原來身體主人的想法,畢竟他跟我一樣都是比較重感情的人,但是我又不能夠支持,我是說贊同他的做法,畢竟他還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一個國家的皇帝任何時候都得以國家的利益,作為第一的標準,不可能說你自己喜歡做什麼就去做什麼的肯定得站在一些國家的層面去思考問題,就算自己再不情願也得為這裡之下的百姓們考慮呀,而且你也說了他的實力其實很強,他的智力水平也非常高,這個國家在他的帶領之下正常情況下只可以變得非常的完美的,但是他卻因為這一點點自己的內心想法和不顧這一切做一個這麼大的賭注,如果他不是個笨蛋的話,他應該對一切的權衡利弊都有所分析才對,還有這麼多忠心的大臣們告誡他這樣子做會有很大的麻煩,但是他卻沒有太多的感同身受,覺得說這些大臣們都是嫉妒他不得廣西,可以說,他不是真的愚蠢就是自欺欺人,他有這個下場也是咎由自取,沒有什麼值得可憐的可憐的是他這裡,他這個國家又要面對很大的動蕩。

我的意思就是一個,那就是在其位謀其職,不可能說你有這個這麼大的職位權利之後沒有做出這麼大的貢獻,那不就不太匹配了嗎?想想也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情。

你能這麼想的話,我非常的為你感到贊同,想不到連你這種沒有經歷過任何管理經驗的小女孩子都能夠明白的事情那位傳說當中的皇帝卻無法感同身受,真的是有些太過令人失望了,而且我覺得說你這個傢伙應該不是故意這麼說的,你應該就是這個這樣子感覺我很好奇說,如果你認為男神,假如他不是真的喜歡你的話,他是在利用你的情感做出一些事情的話,你真的會跟他說再見嗎?但是你這個人開口閉口就是你的男神,現在還想着說可以回去,這個世界跟他再續前緣,連成為神仙的誘惑都有些不足夠你改變心意,所以你剛才跟我說我倒是有些懷疑呢,而且我跟你強調的一點就是你原來身體那個主人的話,他對這個諸侯王的情感不會亞於,你對這個男生的情感你可得記住你剛才說的話才好,不要進入這個身體之後,叫我忘記了初心畢竟你的任何做法都是得看你自己的,我不可以強制性的改變你的做法,而且也沒有多大的必要這樣的話實驗出來的數據就不準確了,如果我一切都要按着自己的想法來做的話,我完全都可以把你的靈魂進行修改,讓你完全聽從我的話也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但是你放心吧,我不會這麼做的,如果我要這麼做的話,我早就已經按部就班的這樣子做了,如果沒有一個完美的靈魂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成為天神的位置的這對我的世界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我勒個去創世神打了,你可不要嚇我,你剛才這樣子說讓我也是感覺有些害怕的,你放心好了,我也是認真思考做這個事情,畢竟我那個男生大人的話能夠帶我表白的幾率,其實非常的低,我也從來沒有過這個想法,所以我也想說,如果假如他答應我了,會不會是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雖然我也不認為說我可以帶給他什麼多大的東西給他那種實力跟原則的話隨便搔首弄姿都會有很多女孩子上杆子,想跟他成為男女朋友關係像我這種平平無奇的女孩子他有什麼好貪圖我的一點呢,而且我家境也比較一般出去外面,如果約會之類的,肯定也是由他出更多的錢,但是我也想過我說假如真的發生這一個可能性的話,我會怎麼做我經過了認真的思考之後發現說我應該會跟他說再見才對,畢竟我希望的是一種互相都對對方着想的關係,而不是說一方只有付出另一方,單純只是索取那樣子的話,還有什麼太大的意思呢那樣子的話,那還不如不要有任何的情感交流單純做一個認識的人就好了,就像這個圓身體的主人,他就算是一直對這個諸侯王做出到最重要的得到什麼的,這不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吧,如果說我看到這種例子之後還不懂得反思的話,那我也實在是太愚蠢了吧。

創世神突然間沒有說話,看得出他也是在思考許華鑫說的話的真實性,畢竟你現在還是第一個任務,這些實驗走到靈魂的內心還不夠穩定,很多時候的話遇到一些問題或能夠很好地解決,所以他在之前就得把這些事情給完全給處理好,讓這些實驗的靈魂可以更好的狀態去完成這些任務,所以這也是他不厭其煩地一直浪費這麼多時間強調一些事情的原因,他也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但是他見過太多的喜悅,靈魂一開始信誓旦旦的保證說自己一定可以做好一些事情,導致到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他不希望說像許華鑫,這種讓他這麼坑好的實驗,靈魂也重蹈覆轍,那樣的話就有些太過於可惜了。

你能這麼想的話,我覺得非常的開心,也覺得對你的期望越來越大了,而且你也得好好的,記住你剛才說的話,畢竟如果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子做的話都不一定可以完美的完成這個任務,你可不要小看了那些諸侯王那些做完沒你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對付那些傢伙,一個個都猴精對你表面上非常的恭敬,但是實際上內心是非常看不起你的內心的話,也是想着說可以把你的權利給取代表把你的國家給顛覆了,這才是他們最終的意義,所以如果說你一個不注意的話,很快就會被他們趁虛而入的,而且那些傢伙軍事實力也不亞於你現在的話只不過是因為你的地位還在,他們不敢當面對你指手畫腳的,但是隨着他們的實力了,進一步增強,他們對你的態度也越來越差了,等你穿越到了那個時期已經是有一部分強大的諸侯王給金完全不符,找你的管理了,照相當面跟你吵架,湯米也是感的,反正只要是他們散步一些對你而言沒有什麼好處的言論的話,他們就會以此作為借口攻擊力,甚至說在輿論的制高點對你造成一些非常大的傷害和那些人屏文都不太清楚,這中間發生的事情他們的話很容易被引導,只要是統治怎麼怎麼說的話,他們就會覺得說有板有眼的,而且他們也會把一些小小的事情給無限的放大讓你的話生活受到大的影響就算是你想要在他們統治的那個地方裏面把這件事情的真相給說出去的話,他們也不會有給你這個機會的,他們也會進一步的,我恨你覺得說你已經越界了,這個地方是他們的地盤你的話師傅能來這裡派人出來亂說話的,但是他們忘記說這個所謂的地盤也是有你的父親峰峰給他買的,沒有說**朝廷的同意的話,他們也沒有對這個地區的管理性之前的話,他們只不過是這個地區名義的最高長官,但是實際上的話,其實有官員在這個地區負責管理工作的。

這些所謂的諸侯王,在之前是沒有任何的實際權利的,可以說皇帝對他們的是有非常大的權利了,他們的生死的話完全就在他的一句話當中,但是由於有一些中小型國家的入侵朝廷也是不厭其煩旋轉,也不要害怕說他們會被這些小事可以所打敗,但是就是每次都聽到這些所謂的地方**,**朝廷彙報一些軍訓上面的情況每次都會獅子大開口,每次都會要很多的金錢,也讓朝廷的財政力量收到了非常大的影響。

這也是他們非常不滿意的一個地方,包括哪些**的大臣們也都覺得說這樣子不好得尋求一種新的解決辦法,這個時候的話有一個地方傳來了一個很好的消息,就是把威脅着和我們帶領的他們自己的一些非常弱小的不對,居然還把一些比較厲害的中小型國家的進攻給抵抗掉了,讓朝廷Estate非常的奇怪就憑他們的這點軍事實力居然可以做到這一點怎麼可能呢?難道說他們是只訓練一些部隊嗎?所以這件事情也是影響到了**朝廷帶給他們非常大的關注,覺得說這些諸侯王文是不是有什麼不臣之心當時的皇帝,也就是原來身體的主人派出了一些調查的人員去地方的諸侯王那裡調查這件事情的真相,但是得出的結論倒是讓人大跌眼鏡他們現在的那一些部隊的確是完全沒有任何區別的跟他們報的人數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只不過是因為他們軍隊的戰鬥力相對比較強大,而且作戰的時候也是真正的為了這個國家,畢竟這些做我們跟他們說的話都是說我們要為了自己這個國家的生存而努力奮鬥。如果說這個國家被那些中小型的國家給佔領了的話。

那他們這些諸侯王的軍隊會死的非常的慘,而且這部分軍隊的話也是不會接受他們投降的,畢竟這部分的中心的話得不到保障。

他們都是皇帝的自家人,絕對不會投降之類的話語,這樣子的話,讓整個軍隊的戰鬥力也有非常大的提升做帳的時候,好像都是為了自己家的生死存亡去進行的鬥爭,所以就目前而言,他們都在跟其他國家的軍隊戰鬥的時候,顯示出超越朝廷部隊的戰鬥力。

那個原身體的主人他的父親,知道這個情況之後顯得非常的生氣,覺得說自己花了這麼多錢去養了一個這麼厲害的部隊花了這麼多的金錢,而且每次這些地方的軍隊只要是有什麼要求他都有求必應的,搞得整個**朝廷都已經見底了,連自己的話都非常的省吃儉用,就為了說可以供應這些邊境部隊的日常需要,每次他們都說他們戰鬥的時候是多麼的英勇無畏每次都說這些其他中小國家的軍隊實力那麼的強大,他們也是付出了多麼大的努力才把他們給打退了,說到底也就是想着說這部分三次的錢可以更多一些,而且這些錢到底是不是留到軍隊的一些基層人員的手中社都是由未可知的別被某些人中飽私囊了的話,那就有些不好了,所以隨着調查的深入這件事情也是慢慢地被挖了出來,這些人的話都是有些不太合時宜的。

這部分的金錢真的被他們給私吞了,而且有時候的話好像還被吞得比較厲害這些地方的官員特別是一些軍事上面的長官一個個都富得流油的私人資產非常的多,而且每次打仗都是躲在軍隊的最後邊美名其曰就是說要去指揮,但是誰都知道說他們就是怕死罷了不敢說,太過於去帶領部隊衝鋒之類的,也讓這些其他國家的軍隊小看他們這個強大的國家覺得說他們這個強大的國家也不過就是這個人比較多,錢比較多而已,其他的話不堪一擊,如果是在同德的軍事實力強度的情況下,他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也是讓他們非常的無語這些中小型國家在打了很多個勝仗之後,也是對這個所謂的強大國家的軍隊越來越覺得說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的地方,他們的進攻次數也越來越多,每次取得的戰爭成果也是逐漸的在擴大。

這個調查結果也是氣得那個人身體的主人,他父親也就是當時在位的那位皇帝陛下破口大罵覺得說自己那麼信任的親信才把它排到那個地方去,但是他們卻讓自己失望了,一個個都只為了自己的一起私慾,從來都沒有想着說,為了這個國家做出一些貢獻而且這個國家的實際情況,他們也是知道的方式非常的繁榮,但是實際上一些經濟上面的壓力也非常的大,最近這段時期的農作物州城也不是很好,所以整個**朝廷的稅收也是有些地,畢竟不可能說隨便就能提升這些水服的壓力,如果讓你手底下的名中文版看他們的話,那接下來就是又是一波的動蕩了而且作為原來的皇帝陛下的話也算是一個宅心仁厚的皇帝也不捨得說讓他們這些手底下的百姓承擔太多的事情,畢竟現在還不是那種戰爭的時期最多的話只不過是那種小型的戰鬥,其實對整個國家的壓力來說,按道理是不會特別大的,但是這些人的話做出的事情非常的哪裡都能接受,一個個都很報一些戰爭的問題,讓這些人都覺得說這些小國家的戰鬥力非常的強,但是經過了這些諸侯王蒙的實踐之後,才發現說其實也並沒有這麼的強大

如果他們這些軍隊認真的作戰的話,一個個不要那麼怕死的情況下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那些諸侯王本也是看準時期,一個個都紛紛表示說願意為這個皇帝陛下分憂,希望說這個皇帝陛下可以給他們更多的權利。

並且表示說可以派遣一些監督他們的官員,一旦他們有什麼其他的主動的話完全都可以把他們給拿下,而且可以慢慢地看他們的表現才給他們更大的權利,而且可以保證說法地方的財政力量全部都由**的朝廷來負責,他們只負責一些絕對的實力,包括地方的官員的人用,他們都是不接觸的,可以說一些人事權剛才政權的話完全都有這個皇帝陛下做主,他們只是想要一些軍隊的指揮權力,為皇帝陛下抵禦這些小國家的進攻而已,而且他們也說明了一個道理這麼大的軍隊,如果說沒有財政權跟人事任免權的話,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畢竟這麼多的不對,他們都是要吃飯的呀,這麼多張口的話,如果沒有足夠的錢的話,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支持這個部隊的發展,那這次部隊肯定也不會聽他們的話。

自己就算想讓他們造反的話,估計他們也不會聽他的吧,畢竟忠君報國這個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了,而且這個國家的話一直都有這個家族來統治,他們也許已經是習慣了,如果沒有任何太大的好處的情況下,讓他們放棄這一點的話,這些士兵們也不是傻子,他們也不會鬧得這麼大的風險開頭這些都好玩,做一些掉腦袋的事情了,而且又能得到什麼呢,資金的話就都在這個皇帝的掌控之中自己的升官發財的話也得靠這個皇帝的賞賜,這個諸侯王是不能夠帶着自己多麼大的好處的,所以權衡利弊之下,跟這個諸侯王一起造反的話沒有什麼太大的好處,這也是經過這些朝廷的大臣們的推演的,他們也接著說,這個想法也有一定的道理,畢竟這麼大的軍隊沒有最大的財政力量支持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威脅,他們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去給**朝廷造成一些困難。

這些大臣們也都表示同意說的,這些諸侯王們接管一些絕對的權力,但是最主要的一些不對的話還是得收歸**作為管理地方軍隊的話最多也就是一些諸侯王們的私人武裝。

這部分軍隊的戰鬥力都是比較一般的存在,而且真正的青壯年的話是不可能負責給這些軍隊公用的,而且主要的軍事力量都還是得由皇帝陛下自己掌控者,絕對不能夠放棄這部分的指揮權就是了這點也是大家的共識,只要做到這一點的話沒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