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4 章 奇妙之旅(4)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我要做大女主第 5 章 奇妙之旅(5)在線免費閱讀

許華鑫聽了創世神的話,也是表示很是同意。

別說是一個國家的皇帝了,就算是某一種組織的領頭羊都是要知道說不能夠絕對的相信其他人的特別那個人跟自己還存在着一定的競爭關係,就算是他表現得非常的優秀。

也算是自己的支持者之一,也是那種說自己名義當中的手下,但是這一點的話都是得牢牢把握住的,絕對不能夠把這一點給放棄了手中的權力,一定要牢牢的抓住在自己的手上。

才是最保險的,如果說無緣無故就把這些權利給分散出去的話,接下來遇到一些比較關鍵的事情,我就會把自己的命運給寄托在別人的手上了嗎?

自己的主動權不是就得放棄掉了嗎?想想也是一件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情吧,所以說許華鑫也覺得這個圓身體的主人根本就不適合做一個皇帝,他太看重跟其他人的關係了。

本來做這種國家的帝王,而且還是屬於這種戰亂的時候,應該是那種非常的果斷非常的多疑,不會說信任任何人的那種純粹只有這樣子的人。

才能夠最終保持住自己的權利問鼎天下,守住祖宗留下來的基業,才可以做到那種萬民景仰的皇帝陛下,但是如果像是他這樣子,把手中的權力都託付給其他的所謂小時候的玩伴的話。

那這件事情的變數就很大了,而且這個小時候的玩伴,他可是一個能力跟實力都不亞於他多少的諸侯王啊,別人都在犯上作亂都在爭奪權力,想着時候能夠坐上皇帝的寶座。

他也是同樣的身份,怎麼可能說這麼大的幫助你奪取那些諸侯王的權利呢,就算是他選擇幫助你把這個國家的權利給重新收歸回你的手中的話,對他又有什麼太大的好處呢?

狡兔死走狗烹這個道理應該誰也知道就算你的內心真的沒有這麼做,但是在他看來你到最後會這樣子做的概率還是很高的,而且他就算是這麼擁護你的話最多也就是保持住他做晚的地位,難道你還會賜予他更大的權力嗎?

等到其他諸侯王都收拾掉之後就連他手中的兵權也得回歸**吧,這都是每一個歷史發展的潮流,基本上每一個朝代都是這樣子跟帖的那些用戶皇帝的大將軍或是說。

皇帝的種族往往到最後都沒有什麼太好的,結果最好的結果就是解甲歸田連朝廷的事情都不能夠參與了畢竟功高震主啊,有你的存在那些皇帝不就天天想着說之前有求於你的事情了嗎?

天天被人抓住小辮子的感覺實在是很不好受的,其他人都有這個體會,何況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呢,所以他這個兒時的玩伴,也就覺得說得利用這個皇帝這一點,目前還沒有醒悟。

等他清醒過來的話肯定就能夠明白自己的意圖,畢竟這個皇帝陛下也是一個聰明人,只是有時候太過於感情用事而已,只要讓他一旦醒悟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事的話。

估計也就不會把他手中的那些權力都交給自己了,畢竟他的手下也是有一些能帶兵打仗的將領,只不過年紀有些偏大而已,年輕一輩的倒是沒有什麼突出的人才。

但是人才這種東西只要是好好的去搜羅一番都會找到他們的俗話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只要是你的眼光,真的是非常獨特的話還怕找不到這些出色的人才嗎?而且他可是皇帝,雖然現在的國家做好晚飯插座亂,但是大家都還承認說是屬於他的臣子。

目前也沒有人敢公然跟他作對,所以他擁有的那些土地目前還是最為太平的存在,所以現在的他假如說去招賢納士的話應該比他們這些組合玩要更加的容易,而且能夠招攬到很優秀的人才才對。

但是現在的話他好像並沒有這個心思,所有的心思都停留在和談的上面,希望說通過談判的方式讓大家都做下來,不要刀兵相見,畢竟這些諸侯王表面上都是他的影子,他那些手裏面的兵將也都是他們國家的實力。

她害怕說窩裡斗之後會讓其他一些,本來不如他們的組織趁虛而入顛覆了他們這個國家的統治,但是他現在不知道的事情,就是說攘外必先安內的,如果說你內部的條件都無法統一起一個意見的話。

彈劾應對外面的挑戰,而且目前他們國家還是屬於最強大的一個國家,其他的小國家是不敢說,現在這個時候來輕饒他們的,畢竟那些做完的實力都非常的強大,隨便一個做完的勢力,都會比一些中小型的國家。

整個國家加起來的實力還要搶到了多就這種情況而言,他們不去進攻他們就不錯了,他們哪裡還敢說趁虛而入,這倒是有些多慮了,而且就算那些中小型國家干趁這個機會派兵過來攻佔這裡的徒弟的話那這些強大的諸侯王,估計會教他做人。

畢竟這些土地已經都被他們給瓜分完了,每一寸土地都有毒癮的諸侯王存在沒有一寸土地是屬於沒有主人的狀態的,所以他們只要是進攻了這個國家的土地。

相應的諸侯王都會派兵過去把他們入侵的那些軍隊的全軍覆沒甚至為以此為理由,繞開皇帝的審核,直接進攻那些中小型國家把他們給幹掉把他們整個國家給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之中,給自己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跟兵力。

之前也有一個實力相對還算不錯的國家,而且他們的國家的話軍隊的戰鬥力還是挺強的,除了說,經濟不太行之外,他們的國家騎兵的力量非常的強之前也經常通過這個優勢給這個原主人的國家。

造成一些麻煩也是一個非常他媽頭痛的問題,派出了很多軍隊都不能夠徹底的解決這個隱患,畢竟他們看到大軍來到城下的時候直接就棄城而逃了,畢竟他們本來也沒有什麼層次的概念,他們是那種草原的部落。

隨便跑就能夠繞開正規軍對地攻擊,然後等到他們撤退之後又在正規部隊的後面造成一些小小的傷害打完就跑也是讓這些正規軍們非常的頭痛,所以到後面這個國家也決定說,暫時不理會這些中小型國家的騷擾了。

反正以他們的實力,比起自己而言,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就算他們全部加起來的話都不一定有自己這個國家的軍事實力那麼的強大而且這個人身體的主人。

有個疑問就是之前每次派那些軍隊過去好像都不是這些中小型國家的對手,但是那些諸侯王們自己出手的話倒是可以把他們打得屁股尿流,難道是那些主賀我們現在找到了。

對付他們的辦法了嗎?難道說到現在才可以把這些中小型勢力給收拾掉嗎?想想也是不太可能的吧,唯一的一個解釋就是他們之前出兵去攻佔那些中小型國家的時候並沒有盡全力。那些玩牌的部隊。

都沒有派上戰場派出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一些沒有什麼太大作用的針對,而且大部分時候也只是在做做樣子,片片朝廷的一些經濟支持罷了,要知道每一場戰爭下來,朝廷這邊出的銀子可是非常多的。

而且他們老是虛報數目,明明只有五萬人參戰,他們就可以報到10萬人,這都是老套路了,所以經常也有虛報軍餉的情況發生。

但是朝廷的話要派出官員去和使用時間非常困難的事情,畢竟高到那個時候時候就說是到達戰場上面那些做好我們也不會讓他們近距離的觀察部隊的,而且他們派出去的人,畢竟有些人很能夠清理到這些軍隊的真實數量。

就算是偶爾詢問這些諸侯玩的手下都會被他們給呵斥一頓不予理睬他們的要求每次想拿這些軍隊的花名冊的時候,他們都是推三阻四的,不會說任由他們翻閱這些資料。

想想也是件非常的恐怖事情一個朝廷出來查一些事情居然受到了萬般的阻撓,可以說這個朝廷的威望也是基本上跌落到了最低點了,但是他們跟朝廷要錢的時候又是非常的理直氣壯,對他說我派出兵將幫你打仗。

你就應該給我錢,這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如果說你連錢都不給我的話,我不一定會放任這些中小型部落,繞開自己的統治範圍,然後直接進攻朝廷**的所在地,這都是可以實現的事情可以說這就是一個威脅了。

而且威脅的非常的徹底根本也沒有留任何的餘地睡啊,那位皇帝陛下挺生氣的,但是有時候也無可奈何,畢竟自己手底下的軍隊數量實在是有限,他們的主要責任還是守衛都城。

畢竟已經過了這個圓身體的主人,他父親倒是封扇權利之後,整個朝廷現在的軍事實力已經大不如前了之前的話,所有諸侯王們的軍隊加起來都不能夠跟朝廷相提並論。

但是現在那些比較大型的諸侯玩的軍事實力經營的超過的超聽這邊,而且他們那邊都是一些能征善戰的老士兵,畢竟每時每刻都得應付着外裏面的挑戰,他們駐守的地方都是一些邊境地方。

所以也是經常有一些小型的態度發生,這也是給他們鍛煉自己的事,並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環境,畢竟如果說完全沒有經過一些大規模戰爭的洗禮的話,那些軍隊的士兵是無法真正的成長的。

每天都留在像是都城這種非常安全的地方,也沒有任何打仗的需求,他們也會慢慢地忘記了軍隊的一些本職工作變成了單純的所謂,但是如果說敵人的實力太過於強大,敵人的公式非常的網戀里。

完全沒有任何經驗之下,就可能會被打得措手不及擴大戰爭的成果,到時候別說是首位,這個都成了,就連阻擋他們前進的腳步都是做不到的,而且到時候肯定非常多的逃兵。

畢竟他們都沒有經歷過戰爭哪裡會適應這些戰爭的殘酷呢?看到戰爭上面流血犧牲,說不定就會害怕的,完全不敢動彈了,所以是非常有必要讓這些士兵上個戰場看看的這個人身體的主人之所以說,想把這個軍隊的指揮權交給自己的那個好朋友。

也同樣是一個守衛邊疆的諸侯王就是想着說,讓他帶這些部隊出去看一看戰爭的殘酷,畢竟那位諸侯王的話,他所謂的地方其實是最為關鍵的證明說,這位原身體的主人非常信任。

他才會把那個那麼容易被攻擊的地方交給他去守衛,所以他手中所掌握的軍事實力也是最強大的確畢竟他們就算現在已經不服從皇帝的管理的,但是偶爾還是得接受一些朝廷方面資金的支持。

而且朝廷的話他們政治事業不是說他們想要報多少就可以報多少,他肯定得有相關的依據依據從何而來,就是他們面對外界的壓力,面對的壓力越大的。

他們的資金需求量被批准的可能性就更大,如果說你一點壓力都沒有的話,我為什麼要批給你那麼多的資金呢?如果你那麼有本事的話你就自己去想辦法吧,但是他們這裡的那些地方相對都是比較貧窮的。

居民的數量也不是說特別多,而且非常的不穩定,如果說你這邊的稅負壓力比較重的話,他們完全都可以逃離這裡去往其他地方生存,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家鄉的概念。

只要是能夠生存下來的,這種兵荒馬亂的地方哪裡有什麼家鄉可言呢只要是生活的地方壓力不要太重這些所謂的官員,不要太過腐敗就可以了。

而且主要也要看這個組合玩這裡的地方,他的稅負壓力會不會很大,如果說他們什麼稅都要按最高的標準來收的話,相信這些人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可以承受得了。

那麼他們離開這裡去往其他地方生存就是一個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了,畢竟連存活都活不下去的話,那其他東西都是扯淡,而且自己交的錢都是給這些軍隊去打仗的假如說你打勝仗了。

還好以後自己還有可能說可以安安穩穩地生存下去,但是如果說打敗仗的話,到時候自己生存的這個地方就會被其他軍隊所佔領自己之前的方,可是支持那個原來的軍隊的。

說不定就會被人秋後算賬以後想着說可以有一個比較安穩的生活都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事情,想想也是非常的頭痛,所以他們也不會說,全心全意就支持這個諸侯王的事業的,而且他們畢竟也是這個國家的國民。

這些諸侯王這樣子做,其實也是不得民心的,雖然說那個國家的國民對他們的皇帝陛下意見也很大,但是怎麼說呢?這麼多年的教育起來,他們還是比較支持他們的皇帝陛下的,他們覺得說像是這種諸侯王犯上作亂的事情是不可取的。

必須得遵從這個皇帝的統治才行,畢竟他也沒有犯多大的錯誤,有錯的話也是他的父親引起來的,就這位年輕的皇帝而言,他的一些政策都是非常的,有利於這些平民的他定的一些稅收壓力也算是切合實際。

這些國民其實成一定的程度上還是挺支持這位新散會的皇帝的,但是由於這些諸侯王們刻意抹黑,不想讓他們說支持這位皇帝。

所以他們接觸到了很多信息都是被順安過得,而且還說的非常的離譜說這位新來的皇帝陛下過於奢侈,每次吃的東西都非常的多。

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好大喜功鋪張浪費都城裏面生活的百姓,都是那種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狀態。

說到底,也就是希望他們統治下的這些百姓們不要跑去其他的地方,更不用說加入原來皇帝的陣營因為怎麼說,這個皇帝的賺錢也是站在輿論的最高點。

如果說他的實力同樣到達頂峰的話,這些組合我們根本就沒必要說怎麼冒險去調整到了權威也要知道說這種事情可是株連九族的,而且自己已經折磨的榮耀富貴了。

失敗的代價的確是很難以接受的,但是那些人都覺得自命不凡覺得做自己有把握做成這件事情,而且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自己的父輩,也是為這個國家做出過非常大的貢獻了。

居然說原來皇帝的那家人現在看起來已經不行了的話,那自己來取而代之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呢?而且自己保證說一定可以比他做得更好。

這應該就是那些諸侯我們自己內心的想法吧,最多說這個皇帝雖然內心的想法是不錯,但是這個國家已經不適合他們家族來帶領或者說統治了。

必須得由自己來改朝換代給這個國家帶來新的生命,他們的那一套統治方法已經不合時宜了,而且有其父必有其子給這些人統治的話,接下來肯定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畢竟這位新來的皇帝陛下跟他的父親有一個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太過於情緒化了,這是作為帝王說不可以擁有的情緒,但是他們兩個人好像都還挺信任手下的人做事情的。

特別是這位所謂的皇帝陛下,居然想把他手中僅剩的那一點點軍事權利交給他的那位所謂的好朋友,想想也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

難道他們看不出說這個所謂的好朋友的話狼子野心嗎?這些住好玩當中最有實力的,估計也就算得上是他那會好朋友吧,之所以她在一些祝賀玩的,真把當中不顯山不露水並不是說。

他沒有這方面的興趣,還是他的軍隊的話得抵禦其他一個相對強大的國家的進攻,那個國家看到現在自己的這個國家內亂之後,就想着說跑過來分一杯羹。

雖然他也不覺得說自己可以把這個這麼強大的國家給吃下去,但是侵佔一些土地或是說搶奪一些資源還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人身體的主人那位朋友就繞着到底預祝了這個中心國家的空氣。

讓他也是不可能邁進,哪怕一步你也是因為這點深得了這位皇帝陛下的信任,真的時候他的重心都全部留在保家衛國,這個地方他這個人沒有其他的野心。

而且他的軍隊都得留着那個地方,他也不可能對**的朝廷造成太大的威脅,所以讓自己的這些軍隊去他們那邊真真正正的感受一些戰爭的殘酷,對於提高這個軍隊的戰鬥力,有非常大的好處。

當然其他大臣也是大部分都反對的,就是說這個最好玩的話,雖然現在看起來沒有什麼太大的野行,但是人心隔肚皮呀,作為最強大的諸侯王之一,他怎麼可能沒有問鼎九五的決心呢?

而且現在是一個時代的大潮流,那些做完夢林一些實力非常上不了檯面的,他們都不服從朝廷的管理,一心就想從朝廷這邊獲取更大的利益,何況是那種強大的諸侯王的,他現在的話只不過是騰不出手來。

參與這種諸侯爭霸等到他把入侵那個國家的威脅給解決了之後他就能夠釋放出非常大的能量來參與這種競爭,如果像這種龐然大物,也參加進來的話,估計那些中小型的諸侯王們,也就會面臨滅頂之災。

除了說被吞併之外,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無非就是過程會不會特別慘烈而已,如果說他主動投降的話估計還會好一些,如果那些人奮勇抵抗的話,估計就會造成一種非常不好的結果了。

而且這個人身體的主人那個朋友可不是像這個所謂的皇帝陛下要那麼溫柔的,他可是非常殘暴的存在,是那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人靈。

對待一些忠於他自己的將領,它可以表現得非常的禮賢下士但是面對一些不服從他管理的勢力的話,他估計就會用一種雷霆的手段直接把他們給摧毀掉。

所以那些厲害的大臣笨或是說中心的大臣們都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反對的聲音非常的大,而且有一些大臣們做法很激烈,跟這位皇帝陛下說。

如果他不顧其他人的反對,堅直要這樣子做的話,那他們這些人就會集體告老還鄉不參與這個朝廷的管理了,這也算是一種威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