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詭異和直播,有沒有搞頭? 在戀綜中女扮男後,她驚艷全場第1章 參加戀綜在線免費閱讀_瑪蒂小說
◈ 詭異和直播,有沒有搞頭?第8章 惡鬼現世在線免費閱讀

在戀綜中女扮男後,她驚艷全場第1章 參加戀綜在線免費閱讀

荒山野嶺,四面枯樹林立,只有中心低洼處,有一棟孤零零的破舊旅館,我一個人顫抖的躲在其中一個房間的被窩裡,雖然裹緊了被子,但周圍的陰風還是一陣陣吹拂我的身體,明明關緊了門窗,但還是從漆黑的外面跑進一股股冷風。

午夜中不知道哪裡傳來的低語,讓人又怕又煩,我不禁又收了收腿,但一個冰涼的觸感好像觸碰了我的腳踝,而且一步一步向上而來,我頭皮一陣發麻,正所謂好奇心害死貓,儘管手已經抖得抓不緊被子,但我還是顫顫巍巍的掀開被子,想看看是不是老鼠跑進了我的被窩。

隨着一點一點的掀開,冰涼的觸感也是離我的頭越累越近,我深吸一口氣想為自己壯壯膽子,但被子裏面的東西好像已經按捺不住,猛然躥了出來!

我腦子轟的炸開,猛然從夢中驚醒。

夢中的詭異讓我一時間心跳加速,想趕緊抽根煙冷靜一下,但是腦子渾渾噩噩,渾身也用不上力,我竭力想讓腦子清醒,使勁咬着舌頭,臉上的冷汗隨着迸發的青筋滴滴答答滑落,但即使這樣也是勉強睜開眼睛。

「嘭!」彷彿被什麼東西當頭一棒,我瞬間脫離那種鬼壓床的狀態,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因為我的頭枕着背包,看來裏面有真東西啊,就是東西太多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保護了我。

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渾身上下基本都被打**,整個人好像剛從水裡爬出來一樣。

「沒想到這麼恐怖的地方我也能睡着,看來我膽子還是挺大的,幸好旁邊的小穎對我沒有歹心,不然真是危險了。」我抬眼看到背朝我的一動不動的女孩,我感覺這麼盯着一個剛認識的女孩睡覺太不禮貌,於是小心翼翼的翻過身。

剛翻過身正打算看看手機彈幕,我剛擦掉的冷汗不禁又冒了出來,我的另一邊竟然也躺着一個背對着我的女孩,差不多的穿着,差不多的雜亂頭髮。

「哎呦,這姑娘睡覺也翻身啊……卧槽!卧槽我尼瑪!不對勁!」

卧槽,為什麼我兩邊各有一個女孩,什麼時候來的?到底誰是小穎?

驚悚片里普遍有兩種嚇人方式,一種是靠音樂和黑暗襯托氣氛,然後突然聲音變大給觀眾來個貼臉殺。

另一種就比較高深了,全程潤雨細無聲,一點點超乎常理的事物出現,讓人細思極恐,甚至不太聰明的人都看不出來。

而我正是第二種,恰好我雖然自認為並不聰明,但是還算細心,現在我並不是鬼壓床狀態,但是還是一時間心跳加速,手腳發顫,身體頓時變得僵硬無比。

我不敢亂動,也不敢叫醒任何一個人,因為我也不確定哪個是人哪個是鬼。

身體早已控制不住的想吶喊,但是理智拼了命的在壓制,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我記得睡覺前,我躺在裏面,而小穎應該在靠近門的一側,那麼,眼前背對着我的應該就是鬼!

不知道哪吹來一陣冷風,彷彿就在耳邊拂過,就像一把刀子在我身邊划過。

我清晰的感覺那個觸感不是幻覺,我知道真的有什麼東西在我耳邊移動,我努力控制着頭別亂動,眼角費力的轉向旁邊,想看清是什麼東西。

雙眼瞪大,瞳孔忍不住顫抖,終於在有限的視野里發現了一縷黑髮。

黑髮皺皺巴巴,宛如剛從下水道里鑽出來,我想這應該不會是小穎的惡作劇。

漸漸的黑髮越過我的耳朵,纏繞在我的脖子上逐漸收緊,我猶豫被勒住脖子,忍不住乾嘔起來,如果能看到自己,我相信我現在一定雙目充血,因為我感覺要不了一分鐘,我就得被活活勒死,現在我可能理解前任死者為什麼滿臉的驚恐了。

我一手拽住黑髮,想扯斷,另外一隻手拚命的來回撲騰,希望能叫醒小穎讓她救救我,我現在全憑胸腔里的一口氣,腦子已經開始意識模糊。

「唉。」

迷迷糊糊中,我彷彿聽見一聲詭異的嘆氣聲,聲音飄渺語氣詭異,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幻聽。

我腦袋後面一陣金光輕閃,纏繞脖子的黑髮也瞬間猶如碰到了烈火,迅速飛撤,我一邊咳嗽一邊看着黑髮撤退的方向,正是我眼前的女人!

我猛然從床上來個彈射起步,抄起背包就向這個背對着我的女人砸去,電光火石之間,我只見綠光一閃,眼前的女人已經不知所蹤。

「難道是做夢?」我摸着疼痛的脖子,我想剛才的一切肯定不是做夢。

我趕忙拿起手機看着彈幕,因為手機擺放的位置能一直對着我,剛才如果真的有什麼,直播間的水友絕對能看到!

「還有人沒睡嗎?誰看到剛才發生了什麼?」我看了眼時間,現在都凌晨三點多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夜貓子在一直看着。

「你是出馬仙?」過了片刻,李半仙兒的彈幕才出現。

看到他還在,我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總之急病亂投醫,趕緊求助:「大仙救我!」

「小子,你是不是出馬仙?」

「大仙你在說啥呢,什麼出馬不出馬的,我就供着一個保家仙。」說著話,我還把背包里的狐仙像掏了出來給他看。

「小子,你還真是福緣不淺,沒想到你身陷囹圄,竟還能找到一線生機。」

「什麼玩意?大仙,咱們閑話就別扯了,趕緊給我支個招啊!」看到這大仙光感嘆不說話,我也是着急加上火。

「行了小子,你也不用愁,我不是借給你一個背包嗎?只要你拿着背包,就能讓你被鬼迷住的時候給你當頭棒喝,我本以為這樣即可無憂,沒想到對面的鬼這麼兇殘,直接對你下殺手。」

我有點懵逼,他啥時候給我的背包?難道是?「老李?」

我試探的問了一聲,沒想到大仙兒哈哈大笑,我靠,還真是我擺算卦攤兒的老李!我一直以為他就是糊弄人混口飯吃,沒想到還真有點道行。

我也不管他道行深淺了,如今之計,只能希望他能給我帶來一線生機:「老李,咱們敘舊以後等我活下來再說,你快說我現在可咋辦?能不能救我?要不你趕緊過來吧!」

「拉倒吧,大半夜的我上哪找車啊?等我跑着過去,都可以直接吃席了。」或許老李也知道我的着急,趕忙繼續說道:「行了,你也不用慌,我剛才看你被鬼勒住脖子的時候閃了一抹綠色妖光,你也是命不該絕,你是不是把你家供奉保家仙的碗拿過來了?」

我搖搖頭:「我家保家仙哪有什麼碗,我直接把祂身子拿過來了。」說著,我從包里拿出狐仙像給攝像頭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好像看到狐仙像往日詭異的微笑不見了,反而我感到一絲絲憤怒的氣息。

「我靠!呸呸呸,差點破了戒了,罪過罪過……」

「你小子是真虎啊,誰家保家仙不擱家裡好好供着?你竟然拿着仙家金身到處瞎逛,也就是仙家愛護你,不然鬼沒來,祂都要弄死你了!」

我也沒想到保家仙真的存在啊,趕忙跪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對着狐仙像又作揖又磕頭:「老李啊,回頭我再跟我們家仙兒好好賠罪,你趕緊給我支個招啊!」

「唉你小子啊,無妨,你只要背着我的書包,隨身攜帶仙家金身,來了惡鬼你直接招呼就行了……」
???

剛才還說我不尊重,結果你現在讓我遇事不決直接掄金身?

似乎也是意識到自己的毛病,老李趕緊繼續說道:「咳咳……話糙理不糙,反正你家仙家這麼寵你,等事後你多孝敬一下吧,反正目前我只有這一個辦法了,你愛用不用。」

事到如今,我哪能不用啊?反正不尊重那麼久了,也不差這一回。

「卧槽!小穎坐起來了!」

正當我小心翼翼的把狐仙像收進背包,然後背上書包之時,我猛然發現小穎不知道啥時候坐起來了,但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我看到小穎行動僵硬,雙眼幾乎只剩下了眼白,一會動動手,一會扭動下脖子,就好像鬼上身後還沒適應身體一樣!

「你小子別愣神了!趕快,直接用書包打她!如果等她適應了身體,必然力大無窮身手敏捷,到時候你可就不一定打得過了!」

看到老李的話,我瞬間冷靜下來,看着逐漸靈活起來的小穎,我不再猶豫,掄圓了背包,狠狠對着小穎頭就是一下!

「刺啦——」

一聲猶如大水澆上烈火一般的聲音響起,小穎頭上青煙直冒,人也是一陣抽搐,一個若隱若現的虛影在小穎身上反覆橫跳,我看效果不錯,也不猶豫,又接連就是幾下。

惡鬼在我接二連三的神像加背包的雙重打擊下,也是有些僵持不住,發出一聲難以形容的嚎叫,一道陰暗虛影驟然衝出,重重的摔到牆上,然後跌跌撞撞的飄進了衛生間。

「呵,小小厲鬼,小爺彈指可滅,念你修行不易,今天就放你一馬,滾吧!」我也經常聽說惡鬼怕惡人,所以我壯着膽子,故作兇惡的說了幾句狠話,但實際上我全身上下虛的不行,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跌坐在了床上。

「嘿,你小子跟我講窮寇莫追呢啊?這可是厲鬼,你現在不趁着她虛弱解決掉,等她恢復了第一時間就來弄死你!」

「老李啊,不是我善良,我現在腿軟的站不起來了啊……」

「別怪道爺沒提醒你,你打傷了厲鬼,從此就你倆的命運就糾纏在了一起,如果這次虛弱不弄死她,她一定會找機會弄死你!」

說到底,打破眼前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以後更大的恐懼,我趕忙點了根煙,猛抽兩口,掐滅後就抄起背包和直播手機,氣勢洶洶的殺向厲鬼。

至於床上的小穎,我沒有理會,畢竟現在不是英雄救美的時候,我輕輕把她放平在床上,回憶着惡鬼好像衝進衛生間了,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尾隨上去。

其實晚上的時候我就覺得衛生間被翻修肯定藏了貓膩,只不過小穎的突然到來,讓我沒時間去好好查看,現在又看厲鬼逃進衛生間,想必這個厲鬼和之前的兇案也有不小的關係。

我來不及細想當初魏秘書為什麼知道這些,只是細細回憶她的話。

「她說請找到一個人,這個人可能藏在牆壁里,可能藏在地板下……」

卧槽!兇手不是魏秘書吧?

「不對不對!如果是她,她怎麼可能引導我,甚至整個直播間來尋找這個秘密呢?」

我甩甩頭,打消這不切實際的想法,繼續尋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但是衛生間就這麼大,可以說每一寸牆壁每一塊瓷磚我都敲過了,沒有中空的,眼下,只有鏡子我沒調查過了。

我把手指甲點在衛生間的鏡子上,竟然鏡子中的指甲與我的指甲沒有距離?我瞳孔微縮,這鏡子竟然還是單面鏡?

所謂單面鏡,就是一面是反射影像的,而另一面就相當於一塊玻璃。

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撬下鏡子,鏡子後面漆黑一片,竟是一個一眼望不見裏面的黑洞!

「老李啊,你說那厲鬼會不會有同夥啊?我有點害怕,萬一還有其他的玩意,我對付的了嗎?」

隱士李半仙兒:「別怕,你有仙家金身在此,法力源源不斷,而且有我的法寶背包傍身,這樣的厲鬼來個十七八個也弄不死你。」

月亮不睡我不睡:「就是,主播你別慫啊,看你剛才的手速應該是單身吧?面對女鬼,就算多點,難道你不應該興奮嗎?」

油膩寶貝:「人不能,至少不應該……」

松花江大雕猛男:「慫個坤毛啊,是爺們就剛一波!」

松花江大雕猛男打賞1個嘉年華。

陰間公務員打賞1個嘉年華。

色是刮骨鋼刀,錢是生禍根苗,古人誠不欺我,這波打賞如有鋼刀一般,一刀一刀砍掉了我的恐懼,我也是使勁一跳,爬進了那個半米見方的洞口裡。

怪不得我感覺旅館房間怪怪的,原來是旅館的牆格外的厚,因為我的209房間,是整棟旅館最邊上的房間,所以有很大的空間鋪路,我進來就看到一前一下兩條路口。

正當我猶豫不知道走哪條路時,我背包里冒起一陣微弱的綠光,背包里彷彿什麼東西在動,微微拉着我像朝下的路口,我知道這應該是我家保家仙在給我指路。

想現在我也是有靠山的人了,所以膽子大了也不再猶豫,毅然爬向朝下的路口。

這麼刻意隱藏起來的洞,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但必然隱藏着很深的秘密,小心翼翼的往前爬着,心中有種即將揭開秘密的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