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把破槍稱霸宇宙第3章 辣個「學酥」,他竟敢決鬥?在線免費閱讀

帶把破槍稱霸宇宙第4章 遺物在線免費閱讀

面對這突如起來的一腳,羅健在小破球身經百戰鍛鍊出來的條件發射在他大腦還沒思考時已經作出了反應,只見電光火石之間他對着大腳踢來的方向一個翻身,整個人蜷曲起來雙手交叉橫在胸前格擋了這一腳,並後退了十幾米卸掉了這一腳的勢能後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嘿,我以為是哪裡來的野狗,原來是羅格啊。」羅健說著,一邊自然地把震得發麻的雙手放在背後,這具身體開始顫抖起來——那是氣的。

就是眼前這個叫羅格的壯漢,今天和他切磋的時候打暈了他,那力大勢沉的一拳明顯是奔着要他的命來的,要不是當時戴着生物防護護具卸去了部分力道,估計他當時就爆頭而亡了。而問題是羅格和他之前素不相識,早上訓練的時候羅格還很熱情地和他套近乎說都是預備役切磋一下沒準將來進同一個班到時互相幫助什麼的。

「哎呀,對不起啊之前看見你天天鍛煉得那麼刻苦,以為你很強,早上切磋力度沒把控好,出手過重了。」羅格凶光畢露說道。

「白天沒睡醒,沒打過癮,要不我們現在來做一場?」羅健活動了一下筋骨,渾身關節處發出了一陣噼里啪啦的炒豆子似的輕響後,他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笑眯眯對羅格說。

在小破球,世界格鬥界有句格言:「羅健一笑,生死難料」,如果羅健一臉認真的和你打說明他心情不錯,不會下狠手,你可以放心輸出;如果羅健笑眯眯和你打,那你最好放心認輸,不然你會看到一個把你揍成豬頭之後騎在你身上大聲求你不要死的人形自走凶獸。

被羅健盯着的羅格,渾身汗毛豎起,有一種感覺自己被一條暴龍盯上的感覺,「一切都是幻覺,都是幻覺來的,他早上只是一個戰鬥力不過5的渣渣,讓我再次干挺他,大人承諾過把我弄進集團軍精銳部隊,避免當炮灰的命運。」

羅格下定決心後,對面羅健傳來的威壓彷彿也降低了幾分。「那就來玩玩吧,這次我不會留手了。」羅格一咬牙,選了一個切磋台,和羅健戴上護具後,就要開整了。

看熱鬧吃瓜是人類的天性,雙羅斗很快吸引了大批吃瓜群眾的圍觀,羅健長了一副眉清目秀的娃娃臉,又笑眯眯的,被吃瓜群眾稱為「笑面小郎君」;羅格又黑又壯,臉色凝重,被吃瓜眾稱為「黑金剛」。甚至還有人開了盤口:「小郎君贏1賠10,金剛勝10賠1,只收能量石,只收能量石,小賭怡情,大賭養性,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啦——雙羅斗馬上要開整了,買了不吃虧買了不後悔啊!」開盤口的是一個身着考究的年輕胖子,他身後四個如狼似虎的護衛隱約將他圍在中間,正在唾沫橫飛地招呼大家**。「我買那個小白臉贏,100顆3級能量石!」一陣芳香中帶着少許汗味的氣息閃過,電子**器上小郎君的名字下方多了一個100的數字,胖子抬頭一看,一名身高接近190,紅色短髮藍眸白膚剽悍得像一頭母豹子的猛女像一陣風一樣出現在他眼前,集團軍官專用的練功服阻擋不了她那火爆的呼之欲出的身材,「脖子以下都是腿,就是冷酷得像塊石頭。」胖子砸着嘴悄咪咪說了一句——「小胖子你嘀咕個甚,小心老娘把你那小兄弟割下來塞進你後面的小嘴裏讓你試試和自己兄弟第一次親密接觸!」紅髮猛女瞪了一眼胖子,口吐芬芳,胖子腦闊一縮,趕緊閉嘴,甚至周圍的吃瓜群眾吵鬧的聲音都被這打女的氣勢壓了下去。「我賭金剛贏,他那黝黑硬邦邦的肌肉正戳我審美,他就是心中的金剛葫蘆娃!」一個同樣身着軍官練功服的肌肉大漢翹着蘭花指在黑金剛名字下下了50枚2級能量石,他基里基氣的出現使吃瓜眾的氣氛馬上又熱烈起來,畢竟連集訓教官都下場吃瓜了,「小郎君笑得我都酥了,我買他贏!」、「黑金剛橄欖小郎君,小奶狗什麼的最討厭了!」吃瓜眾**熱情大增中。這邊的切磋台上,雙羅斗已經開始了。

羅格是一名孤兒,從小在黑幫廝混,在某次黑幫頭目們的對賭中,毫無防護措施的他融合了一顆1級能量石而不死,不僅幫他的黑老大贏得了這次對賭,他的身體還得到了大幅度的強化,在陸續幹掉了對方幫派的幾個得力打手後,他取得了一個街區的管理權。他原來以為他的一生會和其他黑幫成員一樣,風生水起混幾年,就會像野狗一樣倒在兼并別人或被被人兼并的混斗中,然後扔進街區垃圾自動分類回收粉碎機中變成花肥、牲畜飼料,再無一絲痕迹。直到一天,有個渾身籠罩在黑暗中的影子找到他,給了他一個真實合法的身份,並要他參加這次預備役選拔,在切磋中出手太重「不小心」幹掉某位陣亡上校的兒子,他就可以順利通過選拔成為主力軍團的一名士兵!這種天掉餡餅的巨大誘惑是像陰溝老鼠一樣生活或者死在城市地下世界的羅格無法抗拒的;同樣,能在嬰兒一出生就用基因序列綁定身份碼的現代偽造一個身份,背後的龐大勢力也是羅格無法抵抗的。

「給那位大人看看,我羅格有成為他的一條狗的實力!」羅格火力全開,砂鍋大的拳頭如毒龍出洞一樣,又快又陰又狠,一拳又一拳專門往羅健的喉嚨、腋下、下陰等要害部位打去,甚至在空中響起了呼嘯的風聲!

羅健這個年輕人,一個滑鏟閃到一邊,然後行雲流水一樣打出了五連鞭……不,是連擊:他上來就是左刺拳,一個右鞭腿,同時一個左正蹬,羅格當時大意了沒有閃。羅健又突然襲擊,偷襲。啪一個右鞭腿,啪一個左正蹬,啪一個連五鞭,羅格被打蒙了還沒反應過來,羅健暴風驟雨般的閃電五連鞭,不不不,還是連擊又到了,他被羅健啪一個踹小腿上,啪一個手刀拍頸椎上,啪一個接裸絞,羅格就暈了過去,暈迷前羅格咕嚷了一句:這個年輕人太快了,我大意了竟然沒有閃,他不講武德耗子尾汁……